追蹤
引火自焚行動 火柴詩雙月刊
關於部落格
詩与火柴的最後一搏
  • 12183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1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荔月(農曆六月)

個頭嬌小的葉覓覓,曾出版詩集《漆黑》。葉覓覓的詩跟她的人一樣可愛,在漆黑中散發著獨一無二的神秘光芒,引人無限幻想。在夏夏首期轉蛋詩中就選用了詩集中的作品《與貓無關》,之後更以此發想了詩印章

葉覓覓現在隱居在綠島,終日縱情於山光水色中,日前還在報上發表了「牛頭山的秘密」。

-----------

有關葉覓覓的詩評

葉覓覓的部落格

他度日她的如年:http://blog.yam.com/pitchdark

-----------

牛頭山的祕密

文◎葉覓覓

去年夏天,我帶著十二口箱子離開花蓮,來到這座綠色小島,練習在黑板寫字、打勾以及和島上的孩子們說話。

每天頂著太陽散步,頂著頂著,常常覺得身體太甜,於是就伸手握一把風裡的鹽;有時覺得渴了,就把寶藍色的海當作奇異果汁,用眼睛喝。

幾乎沒有經過任何變電變壓或變形,我立刻就愛上小島生活。

綠島的夏天, 是整個租借給觀光客的。環島公路就像一架不停旋轉的銀色摩天輪,塞滿了成群結隊的機車和沸騰的叫喊,觸目所及的風景裡,都黏著一疊疊手舞足蹈的人影。

我一向喜歡安靜地發呆,不大能忍受這種輕易被拓印在人群裡的感覺,於是,來到島上的第三天,我就找到了屬於自己的祕密基地。

牛頭山。

沒有明確的標示、沒有華麗的入口、沒有涼亭、沒有石階──若是沒有導遊帶路,一般的觀光客並不會到這裡來。

我很慶幸它可以這樣被忽略。

從牛背走到濱海的牛頭需要花費一些時間,細長的紅土小路不時端出一些新鮮的牛糞和羊糞,我喜歡跨過它們,像跨過一粒粒剛捏好的泥偶。

上了小斜坡之後,回頭俯視,可以看見大半個綠島,一排排深綠的樹林交織著淺黃的草原,彷彿一條質地綿密、色澤溫暖的頭巾,包覆著海洋的頭顱。

寬闊的視野都拉拔起來。

然後你會看見一個斑駁老舊的碉堡、一個尖尖的山丘,然後下降,來到一大片青青草原。

無數次,我在草原上遇見一群野生的山羊,牠們總是無聲地埋頭吃草,一旦我慢慢向前靠近,牠們便會驚慌地斜著眼睛注視我,接著在老山羊的一聲吆喝下,集體逃跑,逃到下面的懸崖陡壁,用奇特的四十五度站姿,繼續吃草。

做為一個外來者,我經常感到歉疚,多希望自己也能化身為一頭羊,和牠們共享這片美麗的草原。

我通常在傍晚四點的時候出發,那是整座島嶼傾向冷卻的時刻。上山之後,我會直奔兩隻牛角中間,望著薄荷糖般的海水和鄰近的樓門岩,聆聽礁岩上數以百計的海鳥發出脆笛酥式的吶喊。

等到被灼熱的陽光咬到受不了,就退到右牛角的草坡上,找個陰涼的位置坐下。坐著坐著,我漸漸以為自己在荒島上了,除了多層次的藍和簡單的綠,除了遠方狀似幽浮的船艦,其餘東西都好遙遠,有一股幸福感從我的體內湧出,像一面沿著玻璃試管不斷上升的旗幟。

我可以在那裡發很久很久的呆,直到腦袋裡浸滿輕盈的詩句。

大約在五點半之後,就陸續會有大批的遊客上山來,為的是一睹夕陽的亮麗丰采。不止一次,我聽見有人興奮地指著懸崖上的羊群, 大叫: 「梅花鹿耶!」於是開始和同伴爭論起是鹿、是羊或是牛的問題,整個牛頭上鬧哄哄的,把小寐般的靜謐給打亂了。這時,我只得收回思緒的釣線,戴起帽子,逃離現場。

後來,為了能夠不被打擾不被發現,我在林投樹叢裡找到一個適合躲藏的地點,雖然無法看見珍貴的夕陽,卻可以觀賞瞬間浮昇在海上的月亮,以及一片杳無人跡的米黃沙灘。

每當腳下的海伸出白色舌頭,敲出冰涼的聲響時,我心裡就會產生一種莫名的震動,想要墜落,墜落到山塊底部,和島嶼的記憶與古老的熔岩合而為一。

就這樣,我在盛夏的黃昏裡,跟青春支領時間,坐在突出的斷崖上,度過許多夢幻的空白頁。

九月的某一天,我如常來到牛頭山,草原上既沒有人也沒有半隻羊,天空灰灰暗暗的,我走到牛角後方的缺口,眺望遠處的公館村和三峰岩。約莫六點鐘的時候,一個朋友打電話來,講了幾句話,我猛一回頭,赫然發現一群水牛正大搖大擺地走到我後方的草原,我惶恐地跟朋友說:「牛來了!」隨即掛掉電話,愣愣地與牛群對視。大概有十來隻牛吧,數量非常壯觀,我捨不得離開,掏出相機就開始拚命拍,兩隻公牛先是盯著我看,接著朝我快步走來……最後我當然跑了,顫抖著用一種盪鞦韆的姿勢。

我一邊跑下山, 一邊在心裡吼著:「這是我的祕密基地!」不久,天就黑了。

像是一塊鬆鬆垮垮的餅乾,我溶進夜晚的唾液。

然後是冬天和春天,我的小島生活還要持續下去。

(原文刊載於自由副刊)

------

農曆五月十二 小暑

        五月二十八  大暑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